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睐绿茶的博客

做一个心灵美,有才情的女子,好好爱自己!

 
 
 

日志

 
 

影响一生的人  

2008-07-24 14:17:08|  分类: 推荐文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影响一生的人 - 青睐绿茶 - 青睐绿茶的博客

 

 十八年前的秋季我呱呱落地,出生在一个并不富裕的家庭,父母都是老实本分的农村人。我从出生一家三口就挤在一间刚好十平米的小屋里,这样一过就是一十三年。

 我的母亲出生在五十年代。家中有哥哥,姐姐,排行老三。母亲家境贫寒,早年丧父,年幼时吃过很多苦。曾经就为了买条三毛钱的丝巾跟在外婆身后打转,说尽好话缠上一条街,结果还是落空。过年吃不上肉,只待家中有客来访时才有条像样儿点的鱼。外婆从小教导母亲要讲规矩,有家教,好东西要让客人先吃,母亲只能把口水往肚子里咽,耐心等待客人吃完后再吃点剩下的。就算这样,也笑得合不拢嘴。

  儿女多了单凭外婆一人的收入很难填饱全家上下人的肚子,母亲便离开了自己的母亲,跟着自己的外婆长大,那年母亲六岁。正因如此母亲很早就自食其力,不让任何人操心,做什么事也特别勤快。记得在母亲十五岁时,把厂内招待所里的十几床被褥洗得干干净净被人称道。要知道那时是买不起洗衣机全是母亲用手搓的。

  后来母亲参加工作,成为机械厂的一名电工。我一直不明白,做电工的女人在当时少之又少,为什么母亲偏偏选择这行?也许母亲是为了证明女人不比男人差,别人能做的她同样能做吧。现在每当我与母亲手拉手上街时我的心就会不自觉的揪痛。因为在母亲从事电工的十九个年头里成天与机器打交道,在一次工作中不慎左手手指被巨大沉重的机床压伤,由于当时家里拿不出钱医治病情一拖再拖,到现在母亲左手小指骨和无名指骨移位生长。

哪怕这样工厂倒闭后母亲也没在家闲呆着,母亲又拖人找关系进了家造纸厂。每天五点多起床,骑自行车大约半个小时的路程到纸厂,每晚忙到七点多再走相同的路线回家,几年里风雨无阻。而母亲的工作是从一大堆大约教室黑板三分之一大小的白纸中选出劣质的纸张,再整理好每张完好的砌成一叠。每叠几十斤重的大白纸选好后还要从这抱到那儿。烦琐而沉重的体力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遇上天气干燥,母亲只要轻轻的,慢慢的平摊开双手就可以清楚的看到掌心一条条裂开的伤口不断冒出一轮又一轮的鲜红血丝,那伤口全是在工作时被薄纸划伤的。但母亲从未向谁倾诉过,抱怨过,她满怀希望,希望她的女儿能健康快乐的成长。

在母亲二十三岁时与同厂一位普通工人自由恋爱步入婚姻的殿堂,三十岁生下我。母亲很疼我,对我呵护倍至。正如那句话说:含在嘴里怕融,捧在手心怕化。母亲只有初中文化,而每位作家长的都希望“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我的母亲也不例外。母亲把她毕生的精力全寄托在我身上,希望我出人头地,将来能过上好日子,不要向母亲一样。我时常想。为什么不能像母亲一样呢?像母亲一样,对工作一丝不苟,勤奋上进;像母亲一样,对家庭无私奉献,不求回报;像母亲一样,勤俭节约,心地善良;像母亲一样,有着不怕苦,不怕累的刚强。难道这些还不够吗?

在一个家庭里说到母亲会让人很自然的联想到父亲,父亲也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我的父亲在他六个兄弟姐妹中排行第五。四岁丧父,由奶奶一手带大,从小吃过的苦不用细说。

父亲本是司机,由于视力缘故父亲没有从事老本行而是经人介绍走上了一条售酒的商业路。干了七,八年虽没让家大富大贵总算是能应付一家三口的日常开销,住的房子也由原来的刚好十平米扩充到了现在的将近三十平米。父亲的脾气有些暴躁。我很爱我的父亲,当然最怕的也是我的父亲。我知道父亲是刀子,比嘴豆腐还豆腐的心。父亲不善言辞,说话也不太注意,常常明明是对你一片好心的事,可只要经过他的嘴去执行准保会让你气上他好一阵。                                                                        

记得有一晚父亲不在家,我在那天的日记中这样写道:父亲出差了家中只有我和妈妈。少了父亲做的饭菜,其实父亲的手艺算不上好。有一次我从学校回家,父亲为了改善我的生活特意托人从乡下弄来来只土鸡,说是要大显身手。结果鸡半生不熟,连盐也忘了放。吃久了父亲做的饭菜渐渐也习惯了,离不开了。吃饭时少了与父亲时政新闻的议论,看电视时少了与父亲电视剧情的探讨。没人催促我快点洗澡,没人提醒我晚上不要看书光线不好有损视力,早点休息……为什么总觉得原本不大的房子今晚格外空旷呢?是少了父亲的身影吗?我想他了”

今年我满十九岁。父亲知道我很想要双鞋,生日前几天还特意抽空陪我上街。父亲说只要我喜欢都会好不犹豫的买下来即使它再贵,大不了以后少抽点烟,少喝点酒。

 在一家名牌鞋店里那双标价398圆的鞋子无论从外观上看很新潮穿起来也很舒服,父亲看出我是喜欢它的。他想满足我,说没事,不贵,难得买双合我心意的鞋子。可我清楚,家里的经济条件并不允许我这么做,这份生日礼物对我来说实在太重太重。最后,我还是说服了父亲。我感觉到父亲对我的心意这比收到什么礼物都来得高兴。

在告别十七岁的那个晚上父亲主动和我谈心,从小到大,这是为数不多的几次。父亲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那时那刻只专属于我一个人。父亲说,过了今天以后做事要有分寸了。母亲说,我的乖女儿,终于长大了。那双被纸划得满是伤口的手抚摸着我的脸颊,显得那么轻柔,又那么有力度。那一刻我仿佛看到眼前的父母已经满脸皱纹,两鬓斑白。

他们老了,我长大了。

生活在这样一个三十平米漏雨的八十年代危楼里,看着雨水成垂线滴答滴答打落在屋内的摆放上。我有时很害怕,也曾无数次担心,如果哪天房子被雨水侵塌了,我一定要把家中最值钱的电视机连拉带扯的送到安全地带。哪怕是这样,在家里我有的最多的还是快乐,与父母在一起时的快乐,只能和他们在一起时的快乐。我时常会这样自我安慰:雨水为什么会未经允许就私闯民宅呢?也许它们是孤独的,它们是寂寞的,它们是羡慕我们这一家子的吧!它们也想成为其中的一份子,感受这份温暖,品味这份幸福。

朋友们,怀着一颗炙热的心感恩吧!感恩我们每天不用饿着肚子,有吃的;感恩我们不会光着身子,有衣穿;感恩我们有吃的穿的后,我们没有目不识丁,有书读;感恩我们不是孤儿,有疼爱我们的父母。他们是伟大的,天底下独一无二的。

 

 

  评论这张
 
阅读(248)| 评论(5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